補助生物學組曾惠芸博士2018《菲律賓球背象鼻蟲考察與親緣地理研究》計畫

發布日期:
字型大小:

圖文提供/ 曾惠芸

球背象鼻蟲主要分布於菲律賓,過去幾年我的研究主題之一為探討球斑球背象鼻蟲(Pachyrhynchus orbifer)在呂宋島以北的島嶼間的擴散與演化歷史,本次的採集目標即為呂宋島的球斑球背象鼻蟲,期望未來幾年在有系統的採集下,能釐清球斑球背象鼻蟲的物種判定與種化。本次選擇的地點位於呂宋島中央山地的卡林阿省(Kalinga),去年(2017年)自費的採集最後一個採樣點是到卡林阿省,但路途中被軍隊攔下,因山區有叛軍,為著安全緣故,我們被警察送下山,那次僅採到少數的種類樣本。今年再赴卡林阿省,考量交通不便,因此本次行程的範圍較小,在附近山區進行較詳盡的採集。

行程紀要

行程05/17-05/18  桃園-馬尼拉-土格加勞-Babalan
這次從桃園機場飛到馬尼拉,再轉機土格加勞前往卡林阿省。清晨三點的飛機飛往馬尼拉,抵達後與嚮導Larry會合準備轉機。搭乘廉價航空多是紅眼班機,整晚無法休息,但好處是可轉搭白天的航班前往下一個機場。飛往土格加勞的飛機誤點接近一個小時,一晚沒睡,候機時同行的鄭明倫博士、蔡經甫博士與螢火蟲專家陳燦榮先生在機場隨興倒地進入夢鄉。土格加勞跟過去的印象一樣,炎熱、空氣糟糕,不是個讓人舒服的地方。出機場後搭van前往Tabuk,隔天早上坐Jeepney前往Pinukpuk。一路奔波到達Pinukpuk,首要之事就是去當地的city hall報到,裡面的員工給了許多建議也協助聯繫車子去Babalan,價格不便宜,除此之外沒別的選項,只得接受。
花了兩個半小時到Babalan,赫然發現我們正好來到checkpoint前,這是去年(2017年)被軍隊攔下來的地方,而我們這次從checkpoint後面的小山路轉出來!這裡的自然環境非常好,是一個被山包圍的小聚落,晚上town hall開了盞燈,吸引不少昆蟲過來,撿了好幾隻姬兜之類的母蟲、碩大的叩頭蟲、天牛跟皇蛾。

05/19  Balbalasang-Balbalan National Park
早起後先去警察局報備,約好的司機遲到,討價還價之後價錢依然不便宜,這裡沒有其他交通工具,只好上路。一路上往Balbalasang-Balbalan National Park,除了柏油路,還有不少是爛泥路,一路上都是針葉樹,林相不好,中間稍作停留找一下蟲,有些地方太乾,快到稜線才開始有次生林(海拔1450m),到Balbalasang-Balbalan National Park已經過12點。我在路口附近找到第一隻線條的球背象鼻蟲(P. modestior),這個種類是我們第一次採到,非常開心。Larry在同一棵樹上又抓了一對,然後沒多遠處我又找到之前在Mayayao抓到的前胸背板有四個黃圈的球背象鼻蟲(P. argus)。鄭博士也找到上次來卡林阿省遇到軍隊前抓到的那種大圓斑的近緣種 (P. gemmatus)及身上布滿珠寶光澤的球背象鼻蟲 (Metapocyrtus. sp1.)。這裡還採集到一種體型較圓,但是身體有很多細小斑點的球背象鼻蟲(P. annulatus)。這個點太棒了,一下子就採到很多球背屬物種了。蔡博士在這個點也找到他的目標同椿科的物種。除此之外,其他屬的小型象鼻蟲更是多,還有擬態的長吻象鼻蟲,種類多到難以計數。下午兩點半開始下起大雨,好在稜線上有水泥涵管,我們全部衝進去躲雨,直到雨停才往山下走,回程路上植被比較差,蟲也少,半路上天快黑了,鄭博士和陳先生去溪裡抓螢火蟲,我和蔡博士點燈收一些樣本。這裡的螢火蟲種類有四種,蔡博士也抓到他要的同椿,這個點真是個好地方!躲雨05/20-21  Mabunol
前一晚整理標本到1點半才躺下,早上決定去附近的山上Mabunol。上山的路很小,一轉進去馬上在酪梨樹上發現一種有紫色翅鞘的球背象鼻蟲 (P. sumptuosus),這又是一種以前沒採過的種類。進到山上遇到志願當嚮導帶我們上山的居民,在山上稻田旁的刺楊上面採到很多非球背屬黑色發亮的球背象鼻蟲,還有一種也是全黑色的球背屬的象鼻蟲,數量比非球背屬的那種少。我們也在附近抓到一種黑色天牛,乍看之下很像黑色的象鼻蟲。這條山路很長,下面錯落一些稻田,路徑很小,間或有一些小片的開闊地。Larry在火筒樹和另一種植物上抓到幾隻大圓群的球背,數量不多,只採到三隻。嚮導帶我們去溪邊,環境很好,晚上我跟蔡博士在開闊地點燈,螢火蟲專家們去抓螢火蟲,回頭相遇後才知道他們也採到好東西了-和之前在Mayoyao採到的一樣的怪物螢火蟲!這晚點燈有看到呂宋大燕蛾,還有幾隻糞金龜跟鍬形蟲。晚上回到住宿地,負責供餐的太太煮了蟬湯,吃法是把蟬嚼一嚼吸乾汁水,再把殼吐出來,吃起來硬硬的,沒甚麼特別的味道。晚飯後遇到當地的Mayor,與我們住同一處。今晚整理標本到半夜4點才睡。
早上Mayor與我們聊了一下,他跟我們解釋說怕我們出事,因為過去這裡曾有日本間諜,還有中國人到這裡隨意放螺造成災害等等,所以需要了解我們此行的目的。等到中午出發去昨天的採集點,Larry在路旁省沽油科三葉山香圓上抓到幾隻四點珠寶球背(P. sp1.)。鄭博士在這裡設FIT,我則沿路找蟲,在路旁的火筒樹上發現四點珠寶球背,也在另一株大火筒樹上找到大圓斑近緣種(P. gemmatus)。晚上再設一個燈光誘集,今晚則有很多種的蟬被誘進來。回程下山的路上,鄭博士發現一隻藍色球斑球背象鼻蟲了,大家努力再找,附近沒發現其他隻,雖然只採到一隻,至少確定這裡有,也讓人精神振奮了起來。下山的路上Larry也找到一隻眼睛很大的小蛇跟一隻葉䗛。晚上回去後開始幫蟲拍照,今晚又是清晨四點才睡。象鼻蟲05/22-23  Pipi聚落
今天預計走到對山的聚落採集,鄭博士前一天腳受傷,留在原地。其餘人出發,從約800公尺海拔的Balbalan下溪谷,再一路走碎石路上坡,大太陽底下徒步行走,揹著裝備,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浸濕了。一路上角蟬不少,走到一個只有幾間房的小聚落,居然有賣halohalo(菲律賓的八寶冰),小女孩仔細製作用麥片、通心麵條、綠色QQ丸搭配的冰品,一杯20P,酷熱的天氣下非常消暑。繼續前行,走的很累之際,忽然看到一隻球背停在路旁樹上,一撈下來,居然是球斑球背象鼻蟲!大家精神振奮起來,蔡博士建議找旁邊那棵茄苳,陳燦榮先生果然又找到一隻!最後我們到達Pipi聚落,海拔約1000公尺,Marlon Baydan是我們在這裡的嚮導,這邊跟Balbalan一樣,乾淨舒適,Marlon的父親是位木工師傅,房子有鹿角、水牛角(結婚、過世會殺水牛) 裝飾,很有設計感。吃了中餐已經下午四點,飯後上山找蟲,Larry在茄苳上找到一隻球斑球背象鼻蟲,這邊一樣有黑色的球背屬(翅鞘光滑、體型較瘦長)(P. sp2.)跟非球背屬的象鼻蟲(翅鞘有點刻痕),球背屬的數量較少。晚上夜採,竹節蟲很多,也找到幾隻珠寶球背象鼻蟲(P. sp1.)。夜採結束後討論確認,因為交通來回太遠,決定借住Marlon的家,在此多留一晚,他們有發電機,晚上睡前可以用電。Marlon全家14個人,對我們極好,等我們夜採完才一起吃飯。飯後去洗澡,在海拔1000公尺的地方山泉水好冷,沒帶換洗衣物,身上充滿汗臭,只能用冰冷的水洗完再穿回一樣的髒衣服。Marlon會打獵,家裡有很多狐蝠的下巴骨,這種狐蝠展翼超過一公尺,是用圍網抓的,以後希望有機會可以跟他們一起去看看。Marlon晚上把兩個房間讓出來給我們睡,家人去借住鄰居家。年輕的女主人英文很好,剛從埃及開羅工作回來,她的老闆把她鎖起來虐打她,扣留護照,後來被菲律賓政府所救,經歷一段非常辛苦的過程。晚上很冷,感冒鼻塞無法入睡,半夜想上廁所,必須走到屋外,手上沒燈,走出去會踩到睡在外面的人,撐了很久,看到外面有人用手電筒,方才跟上。這晚雖然住的好,主人也熱情,但是睡眠品質很不好。
第二天Larry要採豆娘,要進到比較茂密的森林,從Marlon家到山頂的路上有很美的森林,雖然林下沒有太多象鼻蟲,但蔡博士找到一隻藍色球斑球背象鼻蟲,陳先生也找到一隻P. modestior,我則找到一隻P. gemmatus,其他非球背屬的象鼻蟲也很多,一路走到接近稜線,去找前一晚Larry抓螢火蟲的點,就在一棵10多公尺高的茄冬樹下找到一隻鮮豔綠色斑的球斑球背象鼻蟲!這隻體型很大,感覺應該不是同一種。球斑球背象鼻蟲的多樣性很高,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在同一個點居然有兩種外型。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附近繼續找,並無其他收穫。下午沿原路走回到Balbalan。

05/24  Mabunol、Balbalasang-Balbalan National Park
今天是最後一天採集日,大家兵分兩路,螢火蟲組回到Mabunol收陷阱,蔡博士、我、Larry這組去National park繼續採集,這一路33公里,路況不好,有些地方坍塌。今天直上到上次最後的採集點,採到的跟上次差不多,不過條紋的球背象鼻蟲(P. modestior)不僅是顏色不同,前胸背板的變異有點大,有些是點,有些則是線條。這次找到一條往下切的小山路與往山頂走的路,沒有採到太多新的東西,比較特別的是找到一對體型超大的黃圓圈的球背(P. argus),他們兩隻的斑紋比較斑駁,但是體型實在太大了,跟其他很多的小黃圈的種類不同。這種的前胸背板是4個圈,其他體型小很多的是6個圈,顯然這裡黃圓圈的球背應該有兩種,而且斑紋非常像,可能是屬內的擬態。下午2點多開始打雷閃電下起豪大雨,變的非常冷,路上落下很多大石頭,一路回程難走又危險。回到Balbalan,整個手腳冰冷到僵麻。晚上開始整理行李,處理標本、拍照。

05/25-26  Babalan-土格加勞-馬尼拉-桃園
今天開始回程,臨走前我們湊了兩支手電筒加上三顆電池、充電器送給嚮導友人A。回程的Jeepney依然塞滿滿人,一路上還可以一直有人擠上來,花了3個小時終於到住宿地Tabuk。26日早上10點去van station搭車,補錢給司機直接送我們到馬尼拉機場。這次行李直接掛回台灣,不用在馬尼拉機場領出,雖然比較方便,但也沒辦法檢查標本狀況。馬尼拉回台灣的班機誤點,回到台北家中已經凌晨四點了。
感謝這次行程一切順利,有好夥伴同行,旅途中也遇到許許多多美好的人事物。路途上合影

採集成果

  1. 本次在卡林阿省紀錄到綠斑的球紋球背象鼻蟲應為第一筆此種外型的紀錄,綠斑與藍斑的球紋球背象鼻蟲共同出現在同一個地點、吃同樣的食草茄苳,到底綠斑個體為偶然的突變、或是有其他的隔離機制值得進一步深入的研究。
  2. 本次的採集點多數在海拔1000公尺以上,球背象鼻蟲的多樣性依然很高,在Balbalasang-Balbalan National Park也發現同一個地點有兩類體型差異極大的P. argus,而P. modestior不同個體間顏色變異較大,是否為不同種仍然需要比對DNA與其他型態差異。

心得與建議

  1. 本次為節省交通時間,馬尼拉飛往土格加勞即往Balbalan山區移動,每日前往附近不同地點進行採集,雖然球背象鼻蟲的種類會很相似,但第二次前往同樣地點還是有不一樣的收穫,或是數量較少的種類可以在第二次前往時採集到更多的標本。
  2. 山區定點採集的缺點是樣點跟樣點間交通不便,只能雇請當地人撥空載我們前往,但是會發生找不到人、花很多時間溝通,常常價格過高等問題,為了掌握採集時間效益,只能被迫接受。未來若是經費允許,或許能從最近的市區雇車前往,可能會比每日協調交通與價格更划算也更有效益。

延伸閱讀:海洋奇緣-島嶼間漂來漂去的球背象鼻蟲 / 曾惠芸  科博館館訊361期(106.12)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