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助生物學組鄭明倫博士2019《菲律賓半翅目與鞘翅目昆蟲多樣性研究》(一)

發布日期:
字型大小:

圖文提供/ 鄭明倫

計畫緣起

數年前構想提出以海外探查為主的國科會計畫,起因是攻讀博士期間在歐美各大自然史博物館檢查標本時,發現一些極稀有且特殊的螢火蟲類群,而且僅分布於菲律賓。例如其中一類我將之稱為「四點螢」,因為雄蟲形態非常特殊,位於腹部末兩節的發光器是四個點而非典型的兩節,故以此名暱稱。檢查各大博物館館藏後,僅發現3個種類各一隻雄蟲標本,沒有任何雌蟲標本,無從由外觀判斷究竟是日行或夜行性,也無新鮮標本可抽取分子資訊(3隻標本在1950-90年代採集)。解開這些「謎樣的蟲」的身分和生態乃列為計畫第一要務。
2009年進入科博館工作。2011年國科會計畫通過,2012年起便密集探索菲律賓,按標籤索驥,重尋當時採得的產地,前4年的7趟探查並未如願找到這些「謎樣的螢」。直到2016年的第8趟,在呂宋北部Ilocos Norte省的Adams意外發現一隻四點螢雄蟲,竟是第4個種類,這下成了4隻4種的難題。
2015年以來我們在民答那峨和呂宋各地發現了另一類特殊的螢火蟲,外觀長得像螢火蟲又像菊虎(Cantharidae, solider beetle),能像日行性螢火蟲發出微弱的光點,卻又能像菊虎般群飛求偶(swarming),我把它們暱稱為「怪物螢」。至2018年,我們共發現了4個種類,慢慢拼湊出其特殊的生態資訊。
博館對菲律賓昆蟲的研究不論在人才和樣本上都已累積相當的能量和成就,將之發展為常態性研究有其必要,避免形成經驗斷層,無法維繫當地的人脈連結與合作關係。除了本人的螢火蟲研究,本館同仁蔡經甫博士自2016年起一起投入菲律賓的半翅目(Hemiptera)昆蟲探查,發現了許多有別於以往紀錄的護幼(parental care)議題;另一位同事曾惠芸博士更是自2012年起便探查菲律賓特有的Pachyrhynchini族象鼻蟲,2019年初前往台大任新職後仍持續當地的研究;與我們長期配合的嚮導Larry已經是亦工亦友,不僅採集能力和環境直覺超強,還能相互協助解決旅途上的各類問題;不少臺灣年輕一輩的喜好者或民間專家也跟我們多次探查菲律賓,熟悉當地的環境與運作方式。七年來的野外經驗無疑讓我們的敏感度更加精煉,系統性地區域探索讓我們對一個原本陌生的生物相環境更能了解與掌握,即使之前造訪過之地,都可能再有新發現;我們手中掌握的議題和材料也具有獨特性,非短時間隨機式地投入所能追趕。此外,菲律賓有七千多個島嶼,不論大小,光在每個島待一天都得花上廿多年,是研究島嶼生物地理和演化的理想場域,而它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地質歷史也形塑了非常高的特有多樣性,是個無盡藏的寶地,但因近年環境的劣化速度快,在研究上得與時間賽跑。因此蔡經甫博士與我在2019年共同向基金會提出計畫申請,希望每年能以小額補助,長期持續地在菲律賓進行野外研究。
計畫主要工作為1)採集物種標本、2)觀察自然史跡證、3)發掘相關生態、演化議題、4)於出國報告中記錄當地棲地環境、物候、交通、人文歷史與風俗民情等資訊、應注意事項及禁忌,及可能遭遇的困難等,供未來調查人員前往之參考。
今年我的採集目標設定在尋得A種「四點螢」更多的樣本與B種的雌蟲,以及第四種「怪物螢」的雄蟲,因此必須在五月下旬到六月初前往呂宋的Adams與Balbalan兩地,但蔡博士的椿象要到八月才是適合的季節。幾經討論後決定分梯進行,。如此一來,嚮導與食宿費用無法分攤,總體花費勢必增加,不過達成計畫目標是首要考量。我邀請另一位研究螢火蟲的友人F先生同行,F在3月時才剛跟我去婆羅洲沙巴探察螢火蟲,照相技術很好,對夜間作業以及找尋發光生物都很熟稔,大家可以互相幫忙照應。我們雙人組合,五月啟程。

行程紀要

探查地區根據過往經驗,在菲律賓很難安排明確行程,總有太多意想外的狀況,而且陸路交通都沒有網路資訊可查,因此多半只擬定要去的地點甚至地區,一路見機行事。這回要去的兩地,位置一南一北,中間並無通路,必須以北部大城Tuguegarao當交通樞紐,往返任何一地在交通上都得花上兩天,故在行程安排上盡量增加可以採集的時數(特別是晚上),為保握時間,抵達目的地當日或當晚就開始採集。

05/30  台中—桃園—馬尼拉—Tuguegarao—Adams  週四  晴天
搭乘凌晨02:15的5J311班機前往馬尼拉,01:00和F在桃園機場碰面。班機誤點到03:00才起飛,抵達馬尼拉是清晨05:00,跟嚮導Larry會和,吃了早餐並討論行程。搭08:55飛往Tuguegarao的5J504班機,準時起飛,10:10抵達。接著搭車,走走停停,到Pancian Bridge叉路口站已經17:00,Adams的民宿已幫忙聯絡好一輛三輪板車,我們三人加上行李擠得滿滿。18:20抵達民宿。大家趕緊打開行李換裝準備工具,19:00天色全黑之前出發到民宿對岸的山裡去採集。進山區之前先經過一片稻田,山邊有灌溉水渠,此時可見螢火蟲在山邊樹林閃爍,山徑沿著溪流上溯,但因近期暴雨或颱風的關係,一路有許多倒樹或崩塌擋路,得走水道上行。比起2017年4月初,今晚的螢火蟲數量大不如前,我們三個人一晚只發現4種螢火蟲,都是之前採過的。Adam採集行程 (4)

05/31  Adams  週五  晴天
老闆陳先生慷慨地把家裡的機車借給我們,在菲律賓的艷陽高溫底下走個幾小時很折騰體力,有機車代步可以節省體力,多做些採集與觀察。
午餐後出發,陳先生跟我們分乘兩輛機車前往村子南方的森林去,打算設置陷阱,並觀察有無日間活動的螢火蟲。沿途也停靠一些球背象鼻蟲(Pachyrhynchus spp.)寄主植物的地點,可惜無所獲,也許是因為太陽很大的緣故。
2016年剛來的時候,要到目的地必須騎一大段碎石或泥土上下坡山路,沒經驗的騎士會很困難甚至發生危險。今年整條碎石/泥土路都成了水泥路,特別是往目的地的最後一整段下坡泥土路,為了拓寬水泥路而將路邊許多植被砍除,半開闊的環境變得完全開闊,沿途的小水體消失,陽光直射,原本的棲地環境整個改變了。下到路底的溪流處,之前採集地的小徑入口正在施工,工寮設在當地,重機具、卡車停在附近。在東南亞探查始終必須面對這樣的夢靨,不知何時棲地會被破壞甚至消失。此地是目標物種A種四點螢最可能的模式產地(目前僅有2016年在當地採得的唯一一隻雄蟲標本),雖然不太可能因為一個道路工程就讓當地的族群消失,但總讓人擔心。由於工人進出頻繁,我們放棄在當地設置陷阱的打算,只在前後路段稍微繞了一下,幸好除了路邊,森林內部似乎沒被太過干擾。
傍晚我們三人擠一輛機車,18:30再重回當地。三個人分頭差不多把林子裡能走的地方都走遍了,可是就是不見任何四點螢的蹤跡,倒是Larry有採到稚弩螢屬2個種類(Ototretadrilus spp.)。這也是群有趣的螢火蟲,目前已知的種類都分布在菲律賓,但我檢查稚弩螢模式種標本後確認此乃錯誤分類,分子譜系也顯示兩者並非同一支序類群。這群的雌蟲仍然未知,也許是幼態型(paedomorphic, neotenic)。雖然分布很廣,但並不容易採集,夜間雄蟲通常都是靜止停在葉背或葉面,只發出微弱的持續點光,使用飛行攔截網陷阱(FITs)也是偶有收穫而已。這個類群的分類修訂是個可以發展的題目,但還有許多需要克服的謎團。
我在20:00左右走出林子,沿公路前行,發現之前沿途幾個螢火蟲聚集的環境不是不見了就是改變了(比如路邊積水塘的草、山坡的樹林),螢火蟲也少很多。靠近工地的轉彎處之前就有幾棵高聳的螢火蟲樹,這次也還有螢火蟲聚集飛舞,我們也撈到2種櫛角螢(Vesta spp.)。今天的成果不脫前幾年採得的物種,兩晚累積螢火蟲物種10種。沒採到四角螢很令人失望。不過F倒是找到幾種發光蕈。

06/01  Adams  週六  晴天
F趁著夜裡為前兩晚的螢火蟲和發光蕈照相,快天亮才睡。我連兩晚螢火蟲都沒有太多進展,決定轉移部份焦點,加強白天的探查。早餐後我和Larry騎車前往北邊的公路段採集。從國道Pancian橋叉路口到Adams大約13公里,前5公里兩側的林相相當好,但一邊是溪谷,一邊是陡峭的山勢,沒什麼腹地,要鑽小徑才能進入道路旁的山林。2017年來的時候,此路沿途有許多擬態球被象鼻蟲類的天牛,其他天牛、金龜、竹節蟲、椿象等等也都很多。走小徑上到山頂的半開墾地,還發現了2種球背象鼻蟲,為數眾多。但今年狀況不佳,機車到定點後沿途步行目視觀察,除了幾處路邊積水有蝴蝶聚集外,各類昆蟲都不多,收穫有限,看來是普遍的現象,而不只是個別類群物候差異的緣故。球背象鼻蟲依然無所獲。
14:00午餐,大家研究了一下衛星地圖,決定今晚就到昨晚地點的上游探查,這是我們之前沒有到過的點。三人擠一輛機車出發,接著徒步沿著一條左上叉的水管路一直往山裡去,爬上第一個山頭,多半是半農墾地,接著下第一道山坳,環境很鬱閉,溪溝已經乾涸,在剛下坡的一個平台上幸運地採到一隻球背象鼻蟲。爬上第二個山頭,17:30來到溪流上游,算是第二個山坳,此地已經沒有太多人為干擾痕跡,溪流兩側的植被也不算太開闊。趁著還有餘暉,我們在附近找蟲,F發現有一棵天南星科(Araceae)當地特有種魔芋(Amorphophallus adamensis),這魔芋聞起來並不臭,佛焰苞裡頭躲著好多的駝金龜(Hybosoridae)。駝金龜身上則沾滿了花粉,顯然是魔芋的授粉昆蟲之一。回臺灣查了文獻,的確有紀錄到包含駝金龜在內的許多科甲蟲是不少魔芋種類的主要授粉者。
Adam採集行程 (5)天色終於暗下來。Larry一路往溪流上游深處走,我則沿著水管路慢慢往回走,F留在溪流附近邊看螢火蟲邊找發光蕈。這邊的螢火蟲數量比起前兩晚算是多了不少,我特別注意地面和植被上的光點,可惜一路走來越走越失望,感覺水管路的環境應該是對的,地點也是對的(此地就在2016年採到A種四點螢標本的上游森林),但是就是沒有令人驚豔的發現。Larry後來趕上我們,也沒有特別的收穫,種類跟昨晚大同小異。2016年是6月底採到的,難道月份差異這麼精準?21:00左右回到水管路叉路口,騎機車回民宿晚餐。

06/02  Adams  週日  晴天
早餐後大家或休息或整理這幾天的收穫並照相。午後稍涼,16:00大夥兒騎一輛機車到後山去找球背象鼻蟲,2017年在這兒曾採到2隻Pachyrhynchus orbifer種群的物種,確認其寄主植物,這回F先在附近一棵非寄主植物上見到一隻,賓果!確認族群還在。大家趕緊分頭在不同的植物上找,我又找到2隻,Larry也見到2隻,其中一隻採集時假死掉落失去蹤影。總算在很悶的螢火蟲採集之外有點收穫。這幾隻P. orbifer的色型竟然還不同。
傍晚出發到農場,發現附近又有一些新的環境變動,之前有的溼地水池乾涸,一些樹頭倒木也被清除。還有一區剛燒過,整完地不久。因為農場面積不小,Larry往南走進小溪的森林深處,我和F則往東,朝另一條較大溪流的森林前進。天黑之際,我和F再分頭走。我在溪流支流旁山壁附近的植物又找到一隻稚弩螢雄蟲,停在葉片下發光。溪流裡頭有水棲螢火蟲幼蟲,這點也是之前已知的,但是他們的成蟲還沒出現。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大概知道此地找四點螢的希望落空。20:00我和F走出林子,索性就在剛焚燒整地處找枯木採集,各類甲蟲還滿多的。20:30跟Larry會合,他也沒有新發現。此行第一個任務未能達標。

06/03  Adams—Tuguegarao—Tabuk  週一  晴天
07:00再度出門到後山採集,又抓到2隻P. orbifer,也算為此地的採集畫下一個還可以的分號。
今天離開Adams,前往Tuguegarao,16:00左右抵達,飢腸轆轆,嚐試吃菲律賓當地的代表性小吃balut,這是已發育為胚胎的水煮雞蛋。17:40終於擠上第五班9人座的Van,上面擠了17人,幫行李買了2個座位,車裡塞到幾乎動彈不得。還好Tuguegarao到Tabuk只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06/04  Tabuk—Balbalan  週二  晴天轉多雲 夜大雨
早上搭上Jeepney前往Balbalan也是擠滿滿,車內車頂都塞了行李貨物和人。往Balbalan是山路,加上滿載,車子開不快。雖然只有60公里路程,抵達Balbalan已經14:00。住進政府的招待所,大家休息一下,16:00出發往後山走。那裏也是去年5月我們發現怪物螢和B種四點螢的棲息地,跟村落的海拔落差大約400米,最初是拾級而上,後面則是泥土路。去年上山爬得氣喘吁吁不說,光流汗就流到快要脫水腳抽筋,無尿可尿。所以這回水壺加滿水,裡頭還加了鹽巴,也跟F說了要如此準備。到天黑還有足夠的時間,我們就慢慢爬。F背了十幾公斤的攝影裝備,爬得更是辛苦。半路邊走邊找球背象鼻蟲,真還找到一兩隻,都是去年採過的種類。
17:20終於來到目的地。巡視一下當地環境,有點走樣,特別是有水流經之處,之前幾處採集的環境被倒樹或泥流掩蓋,原本的山徑消失,村民們已另闢新的步徑,想了一下才認出原本的地方。溪裡面有一兩顆大石也被沖到不知去向。大家稍事休息,直接取溪水補充飲水,之後開始架設FITs陷阱,在天黑前架好5座。我先鑽到小溪溝裡,這是去年找到怪物螢的棲地,沿上下游爬來爬去,仔細地搜尋每塊可能的岩石,卻一無所獲。也許又是時間過了(去年是05/20~24來此地,當時僅有雌蟲無雄蟲,雌蟲正集體產卵,也許已是發生末期)。回到山徑,B種四點螢還是不少,但仍全是雄蟲。Larry往山徑叉路走,找到更多雄蟲,也未發現雌蟲。同時不見幼蟲蹤影,所以沒法靠飼養養出雌蟲。其他螢火蟲數量不若去年的盛況。檢查FITs,已經有些小型的雌光螢雄蟲入甕,去年也是如此。
20:30大家開始下山,林下還有不少B種四點螢在發光,但活動率很低。大家也順道找球背象鼻蟲,夜間用手電筒找寄主植物其實也還滿有效的,因為象鼻蟲不太會假死,又藉此法找到一兩隻。下到公路已經21:30,店家都關門了,沒得買飲料解渴。22:10走回村子的招待所,吃到了熱熱的晚餐和涼涼的水果,算是採集旅程的一種小小幸福。半夜下起大雨,真是好險。Balbalan-Balbalasan採集行程 (7)

06/05  Balbalan—Poswoy  週三  陰轉大雨 
與友人A租用機車,14:00分騎兩輛機車出發。Poswoy是Balbalan所屬14個村(barangay)中的一個,雖然直線距離只有6~7公里,但地處溪對岸的另一座山,有十多公里路程,得先下到溪谷再往上山,只有一半是水泥路面,而且不是平坦的碎石路,是被重機具車壓得破碎或被雨蝕出深溝的顛簸石頭路。溪谷有座吊橋,只通機車和人,我和F下車步行,A則和Larry分次騎車過橋。對岸是一段長陡坡彎路,雖然是水泥路面,但雙載無法騎上去,我和F多半下車步行,之後涉水過一條不小的溪,很怕一下雨漲水就回不去了。過溪之後是土路直到村落。我們邊騎邊走將近兩小時,抵達村落已16:00。
我們騎到村落邊緣的山路查看,很快便在附近看到不少森林性昆蟲,還見到特別的翅果。F採到一隻有點年紀的P. orbifer種群的球背象鼻蟲。這激發了採集動力,分頭到處找蟲。17:20大家碰頭,Larry抓了滿滿一整網的各類象鼻蟲,包含幾隻不同色型的P. orbifer個體,令人興奮。但山上的烏雲也越來越厚,讓人擔心回程會不會有問題。
晚餐後趁最後一絲餘光騎車到附近的林子裡看看。只有稀稀疏疏的螢火蟲飛舞,眾人抓了約30分鐘,只採到2種。決定轉移陣地,邊走邊看。沿途的螢況也沒有太好。最後騎到溪邊,我和F涉水過溪,A和Larry騎車。溪的那頭有比較多不同種類的螢火蟲在飛舞發光。但是沒多久就開始飄起雨來,在山區這可不是好事。大家趕緊上車,盡可能騎快點趕回公路,可是還是來不及,瞬間大雨傾盆,下坡的土路幾乎無法煞車,機車不斷打滑,我和F就一路步行下坡,一直到過吊橋之後再上車。四人中Larry沒雨衣,不過這種大雨有沒有雨衣也沒差了。上坡的石頭路同樣艱難,雨後石頭非常滑,雨水也順著雨蝕溝變成一條條小溪,更加困難。不過A和Larry還是拚了命地載著我們騎上公路,再飆回村子。大家全身濕漉漉,背包、網具、鞋子也都濕了,F的攝影裝備勉強沒有受害。淋雨又飆車回來,大家冷得發抖,這時喝一杯熱咖啡讓身體瞬間溫暖。雖然螢火蟲沒啥進展,但球背象鼻蟲算是豐收。

06/06  Balbalan—Balbalasang  週四  晴轉多雲/陰天
早上趁著大太陽,大夥兒把昨晚濕透的東西都拿到屋頂曬或晾乾。也趁空檔把昨天採到的蟲照相做紀錄,整理標本。F身體不太舒服,所以留下休息。
下午15:00我和Larry騎一輛機車上Balbalasang。當地距離此地約37公里,海拔1700公尺左右,高了約1000公尺,加上是山頂稜線,植物相、氣候都與Balbalan不同。去年兩次上Balbalasang都在山頂遇到大雨,但天氣好的時候各種昆蟲的收穫都很不錯,特別是球背象鼻蟲與椿象。16:20左右抵達山頂,這邊是Balbalasang-Balbalan國家公園的邊緣,稜線本身的森林保持狀況不好,但是因為兩側都是陡坡,森林都還不錯。山頂雲跑得很快,風吹起來有點涼,但始終沒有落雨。我和Larry一路找去年看到過球背象鼻蟲的寄主植物,可是最初全無所獲,一直走到崩塌的邊坡旁才看到球背象鼻蟲,但比起去年真是少很多。稜線上有一個較寬闊的平台,一旁被堆置了大水管,這邊長年有積水,去年便在積水池裡撈到一隻活的稚弩螢,顯示他是白天飛經此處時落水。今年依樣畫葫蘆,採獲許多落水的甲蟲,還有一隻雌光螢雄蟲,不過已經淹死。在路邊的芒草上也找到不同種類的擬硬象天牛。傍晚時不僅烏雲散去,還露出夕陽霞光,景觀甚至壯麗。
原本想留到晚上夜採,但偶有騎車經過的人狐疑地看著我們,後來又聽到遠處不斷有槍聲,Larry說此地不宜久留,趕緊撤離,往下騎約4公里到路邊一條溪流處,決定在此夜採。我和Larry分頭走,我看路邊的森林,Larry則深入溪流。天一黑螢火蟲便開始出來活動,數量種類都不少。我沿著公路跑來跑去追螢,很快便收穫滿滿,不過沒有太特殊的類群。20:00走到溪流跟Larry碰面,裡頭螢火蟲的種類個體也不少,跟外面不完全相同。Larry說他採到一隻很特別的螢火蟲,一看,哇!是一隻全橙色的怪物螢,這群的第五個物種!Larry說他在一棵倒木上看到他在發光,依此線索持續搜尋,可惜沒再見到第二隻。回房間檢查,發現那隻怪物螢是雄蟲,這樣在發表時會容易些。這算是本趟到目前為止最好的發現與收穫了。
20:30離開溪流處,21:30左右到家。今天鎮公所的大水銀燈有開,果不其然,吸引來好些大甲蟲。

06/07  Balbalan  週五  多雲時晴
早上留在房間替昨天的蟲照相,處理班機延誤調整一事,預計下午出發到後山去收陷阱。下午16:00出發上山,檢查陷阱,是一堆雌光螢雄蟲,超過40隻,但看來是同一種;有一隻Picodrilus屬的弩螢,去年此地陷阱也只採到一隻,是不錯的標本。還有紅金龜、厚角金龜、Hymenotes屬的菱蝗等。
天黑之後,發現身邊的四點螢真不少,但也是停在葉子上發光,鮮有飛行個體。Larry今晚至少抓了50-60隻,我至少也抓了20隻,此地密度真的很高,也應該是發生盛期,但就是沒發現雌蟲,也未能確認雄蟲到底如何求偶。看來這些謎團又得留給未來的某次好運去解決了。在溪溝裡也見到一條菲律賓竹葉青(黃斑竹葉青,Trimeresurus flavomaculatus),還有秋海棠(Begonia sp.)和罈花蘭(Acanthephippium sp.)等植物。我們把所有採到的四點螢都放走,06/04採到的加上去年的樣本已經非常充足。遠處有雷聲閃電,我們也沒在山上待太晚,21:00回到道路往回走,晚上還得處理機票事宜,發現要上宿霧太平洋航空的官網完成一些程序。不過大家的sim卡流量都幾乎見底,只能等明早去加值。

06/08  Balbalan  週六  晴天
花費許多通話費但班機的問題無法解決,大家心浮氣躁,決定明天照新的班機時間,協調好往返的機車借用接送等行程。預計今天這最後一晚的採集再上前晚往Balbalasang的那條溪流去,看能不能再找到第五種怪物螢更多個體。等到16:00即將出發前,Larry突然回房說醫院有一輛救護車要下山,看能不能搭便車。這突來的決定打亂了所有計劃,Larry得立刻收拾行李,我也趕緊把薪資算好,請他簽收據。一陣忙亂,大家匆匆道別,Larry離開去協調救護車。17:00上哪兒去都太晚,從剛才的慌亂中鎮定下來,我們的sim卡流量完全用完,去村子外的雜貨店加值。在雜貨店時,Larry回來報知,救護車拒載非病患家屬,只好放棄搭便車下山的念頭。可是此時太晚了,不可能再上Balbalasang。今晚就當輕鬆之夜吧!把這幾天的費用跟接待屋主結清,手邊的peso現金不夠,部分用約等值的美金支付。我們也預告暑假蔡經甫博士和曾惠芸博士會再來造訪。睡前巡了一下鎮公所的大燈,撿了幾隻蟲,也是本趟採集的結束。

06/09~10  Balbalan—Tuguegarao—Manila—桃園  週日、週一  晴天
清晨04:00 Larry起床打包,大家也跟著起床收拾。搭著菲律賓國內班機沿著卡加延河谷(Cagayan Valley)南飛,在馬尼拉上空看到超級密集的市區房舍,想起10天旅程中的種種和情景轉折讓人心中湧起許多感慨。回到馬尼拉將近17:00。回臺灣的班機表定是22:35起飛,延誤到凌晨01:30起飛,回到桃園機場已是03:40。趕緊領了行李搭車。幸好04:30有一班回臺中的國道客運,到家已經天亮了。

成果與建議

本趟原本設定的三個目標:在Adams尋找A種四點螢更多個體,在Balbalan尋找B種四點螢雌蟲,以及第四種怪物螢雄蟲,可惜皆未能達成。地點都是原本找到這些物種的地點,比較可能的就是這些物種的物候非常明顯。以四點螢來說,四個物種的標本採集月份是二、五、六、十月,看不出明顯的季節性,目前只知道B種四點螢的發生期跨五、六月,但到底延續到幾月或是經年發生,並不清楚。需要在其他月份前來才能確定,也或許要再晚些時候才有機會遇上雌蟲,不然就只能依賴飼養幼蟲獲得雌蟲。上回已經在Balbalan找到幼蟲,感覺破解謎底就差臨門一腳,但也只能再等至少一年了。發現第5種怪物螢則是意外的收穫。
回臺灣後整理標本,依形態種分裝小管,放入列印標籤並置換酒精,然後鏡檢比對種類。本次採集共8天(不含06/10返程共11天),計採得螢科3亞科至少12屬(有些很難歸屬),和至少25個形態種,最主要為熠螢亞科(Luciolinae)成員,共9個屬20種,雌光螢科1屬至少1種。以熱帶地區的採集經驗來說,收穫約屬中上等級多樣性(上等可達30種以上)。
Adams和Balbalan兩地同屬呂宋的中央山地(Cordillera Centrale),一北一南,經度相當,緯度分別為17°26'與18°29',南北直線距離不足100公里,海拔分別為300-550m與700-1700m。Adams採集4天共得螢科7屬15種,Balbalan採集4天得螢科8屬15種與雌光螢科1種。兩地共通的僅有3屬5種螢火蟲,顯示出相當的組成差異,可能主要來自於海拔因素。兩個地點的各個棲地,由於停留時間不同,努力量不同,因此不宜直接比較數字,但是還是可以大致看出型式(pattern)。Adams的15種螢火蟲中,有10種至少在2個或更多的棲地出現(四天共5個點);Balbalan的15種中,則僅有5種出現在2個以上棲地(四天共3個點),顯示後者的棲地間較不均質,組成有較大差異。踏查過程中,Balbalan的點平均相隔較遠,海拔落差達1000公尺,的確有差異較大的環境。總地來說,呂宋是個大島,但共同種類並不算多,各地還是保有很高的獨特性。
總地來說,本次探查雖未竟原旨,但還是有意外的收穫,而且難得累積同一地點不同月份與年份資料,對了解物候仍有幫助。本次也遭逢班機延誤一整天因而導致行程慌亂不定的意外狀況,最後總算過關,可惜少了一個晚上的採集時間。未來遭遇類似情形,希望可以及早因應。

回頁首